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荼岩荼]我爱上霸道医生x(一)

安岩讨厌医药水的味道。但他喜欢的人又偏偏在医院里工作,白大褂上常常带着医院独有的味道。

故事啊…要从半年前,安岩因为一次吃坏肚子入院的事说起。当时安岩向挂号大妈讲述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后,对方似乎并没有听进去,一边用淘宝订购着回家的年票,一边给他挂了外科专家号,安岩想了半天都弄不明白,肚子疼怎么都和外科扯不上关系吧?医院的外科专诊…感觉就像学校医务室一样,看看伤口抹点药的类型。但是既然是医生挂的应该相信吧……应该……吧,虽然这个医生好像不是很靠谱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医生再差也比什么都不懂得自己好,安岩这么安慰着自己。

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外科医生的办公室,他看见一个黑发的青年倚着胳膊睡着了,看起来也就大学毕业不久。从窗外洒下的阳光,被窗框毫不留情的隔成一格一格的,青年过于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多了几分暖色。

然而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安岩没时间注意这个小鲜肉具体长得怎么样,大概是因为午休时间,偌大的办公室中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安岩出于小天使的义务,并没有去叫起那位值班医生,而是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的找起了洗手间,当他第三次经过外科办公室的时候,他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直走,口腔科门口左拐。”

安岩听见这声音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飞奔向洗手间,估计那糗样已经被年轻医生看的差不多了。

当他去厕所耍了一圈回来后,那位年轻的医生早已坐直身子,俊秀的脸不带有一丝睡意,见安岩进来了,便戴上了一次性的塑料手套,示意安岩坐下,接过了他手中的病历。

安岩间对方许久不开口,便自顾自地说起了自己的症状,对方低着头翻看着他的病历,安岩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只是一个劲的说着,不一会儿对方打断了他。

“你这应该去消化内科。”青年医生头也不抬的说道,说罢便将手中的病历递给了安岩。安岩点了点头:“啊…谢谢……”

当安岩退出外科转诊室时,午休时间刚过,陆续有医生和病人来到这一层,安岩抬头打量着医院指示牌,突然被一位优雅的女子撞到,他连忙低头道歉。

女子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着点头回礼后,走入了外科室,同那位年轻的医生交流起来。

安岩绕了一圈后还是没找到消化内科,他郁闷的准备拉个人问问,于是向外科医生办公室探了探头,那个年轻的医生坐在那整理着文件,旁边也没有病人,安岩就自来熟的凑了过去:“嘿嘿,你好,请问你知道消化内科在哪吗?”

“四楼,楼梯口。”

安岩虽然觉得感谢,但也对这个医生有些不满,心里暗自吐槽道,这个人怎么这么吝惜自己的话啊,作为医生难道不应该经常和病人交流吗?要是他半夜去查房,一脸阴沉的,还不得把住院的人吓死……这医院有没有正常人啊。

吐槽归吐槽,病还是要看的,安岩呼儿嗨哟的爬到了四楼,医生给他开了几方药就打发他回去了,安岩吃完药也觉得有所好转,但是发誓再也不来这“腊鸡”医院了。

但是既然在一个城市,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哪能说不来就不来?再说了缘分这种东西,哪能这么容易就说清,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安岩在报纸上找了个兼职,打电话一询问,原来是有一家私人法律事务所缺一个小弟,有些搬搬文本抄抄口供,安排一下律师的出行什么的工作,安岩想想也是自己做得来的。于是安岩约好了时间,第二天便到事务所报道。

出门坐车到了医院门口的公交站后,安岩才想起来,没有拿报纸上的详细地址,只好拿起手机,给事务所的主管,包姓的女士打了个电话,对方却说有事抽不开身,叫朋友去接他。

“在医院门诊部门口等着就好,我叫神荼去接你。”

安岩内心吐槽着这个人和门神同名,会不会是个胡子拉碴,矮矮胖胖的大叔?他双手叉腰,哼着小调,在医院门口,脚有节奏的跟着小调拍打着地面。

一会儿,他看见了一个瘦高的男性,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他定睛一看,哟,正是上次那个小鲜肉医生。由于颜值太高太过于闪眼,安岩对他还是有印象的。安岩想要上前,为上次对方的出手相助而表示感谢,又觉得那样有些傻,只是呆呆的站在那,看着那个年轻医生发愣。

对方微微偏头看向了这边,安岩不禁打了个激灵,站直了身体,那个医生径直走了过来。

“安岩?”

他两嘴微微动了动,轻轻地吐出了安岩的名字,安岩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嗯,是我,请问你怎么知道……”

“跟着。”

医生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自顾自的转身向马路对面走去,安岩虽暗自抱怨着这个霸道总裁范的医生,但也乖乖的跟了上去,两人走到了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小型建筑前,医生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看着安岩进去后便准备离开。

“嗨,你是神荼吧,你来帮我带路吗,谢谢你啊!”安岩喊住了准备出门的神荼,“嗯……还有上次的事情,也谢谢你。”

神荼只是在安岩开始说话的时候顿了顿,没等他说完话,便迈出步子离开了。

“啧,果然很多长得帅的人都有种不好接近的感觉吗?”安岩自顾自嘟囔着,“像我这样又帅又亲人的帅哥不多咯——”

“哎哟哟,还真是打扰你自恋了啊。”

从内间传来了悠扬的女声,温柔,却又有种说不清的妩媚感。安岩自然是听出了这边是早上打电话的包女士,于是他站起了身,向没有开灯的走廊走去。

“包小姐,你在哪个房间啊?”

“嚯,就在你右手边啊。”

安岩向右转头只看见了一张在玻璃门上放大的脸,吓得安岩差点叫出了声。不过安岩冷静下来后立刻认出,这位是之前在医院“撞过面”的那个。

对方看见他的表情,满意的笑了,“怎么样啊,在那之后病好了吗?”

“嗯……本身就不是什么大病,谢谢包小姐关心!”

“别叫的这么生疏啊,叫我包姐就行。”女性笑着向他点点头,“喏,这儿就是你以后的工作室了,对面是你服务的律师,她叫允诺,隔壁的是老张和王胖子。希望你能在这工作愉快咯。”

包姐扔下一串钥匙后便踩着高跟鞋,有节奏的离开了。

大概是节假日的原因,今天没有人来上班,安岩打开自己工作室的灯,拿起钥匙却被带起的灰尘眯了眼,这大概有几年都没人呆过了——积了层厚厚的灰,厚到桌上的文件夹都看不清上面写的字。

“诶哟,这里都没有保洁大妈的吗?”这么嘀咕着,安岩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上班第一天总该为这做点什么吧,要不你把清洁做了。

署名是包姐,安岩陷入「懵逼」状态。但是懵逼归懵逼,清洁还是要做的,安岩记得:那是一个没有阳光也没有雨水的午后,我的男神就在我对面的镜子里,不过我看清他还需要把镜子抹一抹。


TBC——
医生律师(的小弟)两个禁欲的人在一起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xxxxx

咳咳,其实从寒假就开始动笔了,但是因为没脑洞啊,复习啊之类的各种原因一直没写多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x有人看的话我五一写点吧,也不知道另外一个圈的坑能不能填完x悲愤x

评论(4)
热度(36)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