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闪之轨迹][库里]梦魇(二)

在酒吧坐了好一阵的库洛走在街上,口中漏出了轻快的哼歌声,他将两手背在头后,慢慢悠悠的踱着步子,正好远远看见了来寻自己去上课的里恩,里恩微眯着眼,在人群中搜寻着库洛。


“哟,才分开多久就想我了?”库洛打声呼住里恩,“好吧好吧,看你这么需要我我就去陪你上一次课吧♪”库洛戏谑地调侃着,里恩则是注视着库洛,紫色的眸子里满满的笑意,却又有着薄薄的一层无奈,仿佛早已习惯身边人的玩笑——这让库洛不免有些羡慕,但他没有变现出来。里恩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吐出:“开什么玩笑啦,库洛应该回到二年级啦,不久就要毕业了呢……”


库洛拍了拍脑袋,是啊,他们已经不再是同学了。他迎上了后辈君有些关切的眼神,立刻辩解着:“呜…别跟我提这个……我逃课被奈特哈尔他抓了好多次了……搞不好毕业都毕不了……”


里恩轻声一笑,拍了拍库洛的肩,他们两个人一路就静静地向学校走着没有说话,却从来没有尴尬。


库洛突然想起一些话,一些在他“死”前没来得及问的话,于是就有些掂量着说出了口:“呐——后辈君,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里恩微微抬起了头,用食指抵在下巴上,想了一会儿开口道:“大概…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吧。终会和一个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结婚生子,度过一生后平淡的死去…尽管很多人我不认识,很多人不认识我,我也觉得这样的一生是幸福的。”


库洛看着里恩脸上安详的表情,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是啊,如果他们不是被骑神选中的人,能够正常的度过一生,不需要战争,做一辈子时间的好友,又未尝不好?不过要是里恩知道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又会有怎样的感觉呢?自己终会向那个铁血报仇的。而少了骑神也只是少了个帮助自己的工具罢了。


而里恩不知怎的也谈起了这件事情。


“说起来,库洛你好久没回家了呢。”


家……?


“你不回去看看你爷爷吗,我认为他是个很和善的人呢。”


……爷爷?他……难道在这边他没有?!


库洛惊异的看着里恩,里恩大概是误解了库洛的表情,笑着说道:“哈哈,库洛你忘了吗?你和我说起过哦,你那个住在海边的爷爷,前段时间你回家的时候还给你做了麦香鱼的。”


库洛突然觉得好微妙,一个个的惊喜接踵而来真是让他受不了……他迅速整理了一下思绪。大概是因为爷爷没有死去,所以自己没有组织帝国解放战线,没有去寻找薇塔吧……那么来这个学校大概也只是因为自己的无聊?这时的库洛苦笑了起来——真是越发羡慕活在这个世界的库洛了呢~不过越是幸福,库洛越是觉得不对……究竟自己何德何能让自己能够过一次完美的人生?所有生前的不满,所有生前的遗憾……全部,全部都在这边实现了?他这么疑惑着,虽平日的自己都表现的很大大咧咧的,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事情可疑,库洛都明了于心。


“啊,打铃了,看来我们可能要迟到了呢……我们快点吧库洛,我可不能让莎拉教官他们等太久。”在校门口,里恩微抬头,看着空中的鸽子伴着铃声划过天际,转过头和气的向库洛小声提醒道。


“啊——还真是没办法啊——”库洛拖着长长的尾音,他们在楼道道别后,库洛望着里恩进了教室才走向自己的班级,和平常一样假装迟到地走了进去,一切都和他离开前一样。上课的时候可以偷偷在前桌背上贴上小便签,下课的时候能悄悄把后桌女生的鞋带记在课桌腿上,中午了托瓦也会在门口向自己挥手一同去食堂,而乔治早已经等在那里了。后辈君也端着便当,在附近的长椅坐下,不过那小子……桃花还是和平常一样旺啊,米粒安姆拉着小少爷和副班坐在了他旁边,劳拉也带着菲和班长走了过来。米粒安姆看见了库洛还很用力的向这边挥了挥手,库洛也很用力的进行了回礼。倒是……没看见杰利卡,不知道她在他“死”后的那些被囚禁在家族的日子过的还好不好……


日子这么平静的流过去了,一天,一月,在手边如同水流般——无法抓住。


库洛在VII班同学们的帮助补习下,惊险的考过了毕业考,学分擦着边及了格,让他算是成功毕业。


他后来在故乡来了个小酒吧……虽说这个酒吧常年因为老板在外面玩而停止营业。


他还是常常回到学校,来看看自己的后辈君,VII班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提前毕业了,而里恩却因为VII班的解散,汇进了别的班级。


库洛看见升了一级后的里恩,一不小心就说出了一句:“感觉你穿白色的校服没有红色的好看。”


里恩看着他脸上苦笑着:“我也这么觉得呢。”


库洛立刻后悔了自己的言语,讪笑着道歉了半天,却久久无法拂去里恩眉眼间的苍凉。


后来他们还是经常约着一起在城内四处逛逛,库洛也渐渐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有机会就坐火车到学校来看看身为毕业年级的后辈君,虽然里恩常常在他复习的时候被库洛打断,但是他的脸上从没有过厌烦的神色。


又是一个晚上,那是毕业考的前一周,库洛拉着里恩逃了下午的课程,硬是拉着他坐火车来到了钢都,出发前库洛神秘兮兮的告诉里恩自己有个有趣的事情要让里恩看看,里恩望着小孩子气的库洛摇了摇头却还是跟着他出了学校。下了火车库洛见里恩还在收拾,又看了看周边嘈杂的环境,不免被嘈杂的环境弄的有些烦躁便先下了车。站在站台上的他,目光越过层层人群,寻找着那头藏青的发丝。当他看着里恩从车门踏上站台,有些激动地向里恩挥着手。


就在那一刻……那辆火车不知为何,突然开动了,还是以高时速向前冲去,里恩被气压吸着,随着车向前移动着,脸上写满了惊慌,库洛的瞳孔立刻放大了很多倍,一遍遍的呼喊着:“里恩!你们快停车!里恩!!!”他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奔去,他干脆踏在了轨道上,追赶着火车,好在火车没有开多远便被强行停下了。但是当库洛找到里恩的时候,他趴在地上,手脚都完整,但是脸色极其苍白,甚至连瞳孔都没有焦距……库洛将他抱在怀里,里恩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前方,视线仿佛穿透了库洛,看着更远的地方。库洛联系了医院——虽然这个在他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一路上,医生坐在监狱病床前,表情有些复杂。当里恩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没有仔细看就摇了摇头,库洛捏着医生的肩膀,疯了般的的大喊:“你倒是认真看看啊!”


医院的人看过了太多的生死,将库洛的手从医生肩上掰下来后,便向库洛举了个躬,推着遗体离开了。


库洛扶着墙走出了医院,心里空空的,时间,精力好像一下子被抽离了身体。自己在之前还没遇到过这样一个好朋友吧——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不是单纯的合作伙伴,或是用来过日子消遣的人,是一个交心的,有苦可以倾诉,有事可以交谈的相交。


最开始,自己活着是因为自己活着…后来自己活着是因为爷爷死了…现在爷爷活着…朋友却死了。那么自己应该活着,还是死去呢。


库洛不知道。


但是就这么活着……库洛不甘心啊…


——————————————————
马上调考了我还在摸鱼【捂脸
不过还是止不住自己手x
里恩不会轻易的狗带!【。】信我!下一次更新小鲨鱼会胜利归来!但是库洛不知道保不保得住了x

评论
热度(17)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