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二兔】贵族永远铭记的一天【?】

金发的青年在稿纸上奋笔疾书着,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过于用心照顾马匹,才使得他的论文堆积到了今天一天来写,好在从起床到现在的奋笔疾书让他把这篇文章写的只剩下几十字之差了,他安心的放下笔,活动活动颈部,拿着茶杯走到窗边坐下,慢慢的品着茶,时不时看看窗外。

阳光穿过半透明的树叶,在青年的身上打着不同形状,零零碎碎的光影,青年的金发在阳光下更加的闪耀夺目。青年极目远望,远处的莱诺花树上累累的白色花团仿佛莹莹地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哟————!尤西斯——!!!”门忽的被摔开,身材小巧的米粒安姆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直接坐在了尤西斯的书桌上,尤西斯差点把送到嘴边的茶喷溅了出来。“你来干什么。”

米粒安姆看着尤西斯无奈的目光,歪了了一下头,两根蓝色的呆毛也跟着摇晃起来,她带着大大的笑容,用力的挥臂:“这么好的天气当然要出去玩啦!”

“嗵。”一声闷响引起了尤西斯的注意,尤西斯向书桌看去,却被扑过来的米粒安姆挡住了视线。

“对吧——尤西斯~?”米粒安姆搂住了尤西斯的颈部,几乎整个人挂在了尤西斯身上,“你快放开我!”尤西斯的挣扎似乎完全没有引起这个娇小少女的在意,硬是被拉出了房间。

“所以你这个小鬼到底把我拉出来干嘛……”尤西斯强行的甩开被米粒安姆拉住的手,捋了捋额头前的金发,脸上写上了满满的无奈。

“当然是购物啦——♪”米粒安姆蹦蹦跳跳,十分无所谓的回答,“好啦,快走啦!”她走在前面看东看西的,突然看见了什么让她激动的站立住了,用右手匡住尤西斯,指着不远处的冰激凌店:“喂喂!你看你看!只要情侣亲吻就可以免费领一份限量的新口味冰激凌诶!我们去吧尤西斯——☆”

“唔?!说什么胡话!”尤西斯脸红着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向那边望去。那里聚集了不少的人,都在向人群内的情侣望去,这反而让他更加不自在。这是却被米粒安姆向人群拖去:“尤西斯不要害羞啦!”

“贵族可没有闲时间去干这种事情。”尤西斯从后面拎起米粒安姆,快步向旁边的冰激淋店走去,米粒安姆则在空中抗议:“尤~西~斯————!这样一点风度都没有啦!我叫小银……唔!”

米粒安姆还没说完嘴里就塞进了一个冰激凌,她愣了一下后立刻接过了冰激淋,尤西斯看见她乖乖的了,便把她放了下来。米粒安姆咧着嘴笑了起来:“其实我觉得我在海边吃的海盐做的冰激淋才好吃!甜甜咸咸的!什么时候一起去吃啊?”“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尤西斯等她说完后叹了口气,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着冰激淋立刻补充道,“你吃慢点,没人和你抢……”

米粒安姆吃下最后一口冰激淋后便指着隔壁玩偶店橱窗里的大家伙激动的喊着:“哟!尤西斯那里有好大的咪西玩偶哦!”

“嗯。”

不一会儿,翻看着玩偶的尤西斯发现身边的米粒安姆不见了,与此同时对面的武器店传来了少女的叫喊:“哇!尤西斯你快看哪里!那个拳套好帅!”尤西斯只好小跑过去。

“嗯…”

尤西斯后来觉得自己实在跟不上这丫头的步伐,只好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把钱包给了米粒安姆。不一会儿,米粒安姆坐着扛着大包小包的小银飞近尤西斯,向尤西斯挥舞着手上的深色瓶子:“噫!尤西斯你闻闻这个精油和马奇亚斯的一样!”

“嗯…………嗯?!”

尤西斯习惯性接过那个瓶子后闻乐闻……果然和那呆子身上的味道一样。等等…“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看你那么喜欢就送给你了♪”米粒安姆又乘着小银飞走了。只留下尤西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上的小瓶子。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尤西斯在书店随便选了本书,坐在了长椅上看了起来,但是每隔不久,就可以听见米粒安姆兴冲冲的话语,然后从空中抛下来写奇怪的东西…

“尤西斯——你看你哥的签名我给你买来了!”

这个我可以找兄长签啊…看不出来米粒安姆还是兄长的粉丝啊。尤西斯骄傲地这么想着。

“尤西斯——据说用了这款胸垫就可以像莎拉一样了哦!”

她到底在逛些什么奇怪的店啊。

“尤西斯——你看库洛的同款头带!你看有意思吧!”

……

……等等…她到底在那我的卡买些什么…要是兄长查我的账户看到这些奇怪的东西,那么。

当下一次少女扔下东西的时候,尤西斯叫住了她,看了看满身纸袋的小银,尤西斯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买这么多东西真是让我难办啊。”

米粒安姆也跳下小银,带着开朗的笑容说:“正好卡里也要没钱了呢……还给你吧,尤西斯!”

尤西斯拿卡的手僵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米粒安姆反倒是很开心的把袋子都带到了尤西斯的手上——当然还有尤西斯身边的那堆杂物。尤西斯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好心的帮她拿着这些。一路回到学校的路上,米粒安姆都在嘀咕着这种各样看见的“好东西”。但是尤西斯并不这么认为。

到了学校门口,米粒安姆好像想起了什么,告诉尤西斯:“你等一下下哦。”

“小银——”她毫无预兆的召唤出了小银,“带着我们飞到高处吧——♪”

尤西斯被那个机械拎起来,手中的袋子好在被小银抓住了。终于尤西斯有点不耐烦了:“你闹够没有,我……”

“你看啊!尤西斯!”米粒安姆指着远处天空中的日落,眼睛里闪烁着和她的年龄相符的光芒。她金色的瞳被染的暖暖的,她的表情充满期盼,看来她今天真的很开心呢。她不时低头问着尤西斯:“你说好不好看?这是我一次和小银一起溜出学校时发现的!”

“好看。”尤西斯自动忽略了后一句,只是呆呆的看着远方的那片红色,同他一样看着这片红色的一定不止他身边的少女,说不定还有兄长,还有那个绿毛呆子。

当然被挂了好一会儿,那个小少爷便觉得冷了,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后少女关心的把他送回了校舍。他和米粒安姆在宿舍二楼的楼梯口道别后,他还觉得今天是不错的一天。但是当他回到房间他就不那么想了——

他打开房间门,看见和他一样布局的房间里,书桌换成了一个有着黑色花纹的桌子。

他关上房间门,看了看门牌号后发现确实是自己的房间,只好再次打开门,走近桌子去看看——看见一瓶墨水不偏不倚正好泼在了自己的论文上,还往下滴着滴在了地摊上。尤西斯想要抢救一下,可是前几张论文都被垫在了这张论文的下方,一打论文被浸湿透了。

究竟是谁干的。

尤西斯细细想来,雪伦虽然打扫,但是是是不随便进人的房间的。

再仔细想想——尤西斯想到了早上,在米粒安姆挥动手臂后,从桌面传来的一声声响……

“嗯……呼…米粒安姆——!!!!!!!”

宿舍楼回荡着年轻贵族的声音,但是奇怪的事那个人不会大喊大叫。马奇亚斯经过了理性的分析后继续低下头看书,不一会儿米粒安姆摔开门,没等马奇亚斯的“晚上好”说出口,就在室内召唤出小银,撞掉了马奇亚斯房间的墙壁后,从墙上的大洞里逃跑了。

马奇亚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变成了露天式,隔壁还不断的有着贵族青年的嘀咕声,渐渐飞远的少女对他招着手:“马奇亚斯就找尤西斯借钱修墙就好啦——のワの”

马奇亚斯又一次觉得自己来这个学校就是个错误。

评论(2)
热度(2)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