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闪之轨迹][库洛黎恩]钟声陪伴的道路



  • 最近似乎兰罗折腾的太多了x库里都写得像兰罗了【不



  • OOC感觉一定有x



  • 但是我真的努力了x相信我【不对


                                            那么,开始咯 。                                              



风送来琐碎的声音——树叶的碰撞,清风的擦肩…楼下隐约可以听见一年级女学生的叫卖。

阳光在少年疲惫的脸颊上跳跃,每月为那个学生会会长处理杂事虽有些劳累,但也是不错的消遣时间的方式。也正因这个,不到半个学期的时间,自己就和校友们混熟了。

听见身后有细微而琐屑的声音,便要转过头去,却不想对方先开了口。

“哟~后辈君?想要一起出去兜风吗?”

虽有些惊讶于这个学长竟然没有和安洁利卡学姐他们一起聊天,但转念一想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每天到处闲逛也是情有可原的。黎恩转过身去:“如果不会影响到库洛前辈的话,我倒是很愿意呢。”

此时的库洛露出了得逞的神情。

[系统提示]你捕捉到一只野生「后辈君」。

而“后辈君”则趁库洛想入非非的时间,站到了库洛面前,将厚厚的《托尔兹军官学院建校史》拍在了库洛脸上:“如果库洛前辈再摆着这样一副糟糕的表情。我就觉得很难办了呢。”

库洛揉着快被砸扁的鼻子,讪笑着连连点头。

二人缓步走下楼来,这时的黎恩似乎想起了对方刚刚的话语:“说起来,库洛前辈刚刚所说的兜风是要离开学校去校外吗?”

“当然了,”库洛甩动着不知从哪拿出来的机车钥匙,“本大爷我早就考虑周全的向安洁利卡借了车钥匙。”

“嗯嗯~是吗~带着男朋友去私奔什么的?库洛也终于学会了抓住伴侣心灵的技巧了…”库洛身后响起了清脆而利落的声音,让库洛的表情顺便僵住了,库洛缓缓地转过身去,用一脸极其恐怖的笑容面对着不远处的墙角:“啊…啊哈哈!洁利卡!午安啊!”看着此时的僵局,黎恩露出了“我早已看透一切”的神情,提高了声音的打着招呼。“下午好,安洁利卡前辈。”

安洁利卡走拐角处缓缓的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中,“午安啊~二位。”

紧接着安洁利卡便抱臂转向了库洛,由于低头的缘故,有些长的刘海遮住了她邪魅的双眼让库洛看不太清此时她的表情,“库洛…”

“对…对不起……洁利卡……”库洛挠着头有点不知所措。

“你真是…”安洁利卡压低了声音。
 
“对不起!!!还有人在这!你就给我留点面子……”

“太棒了!”安洁利卡以极其激动的语气打断了库洛的道歉。

“诶……?!”

“我作为性方面的前辈虽然只喜欢可爱的美少女…但是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黎恩确实是一个可爱又成熟的人!你的眼光很不错啊!”安洁利卡用右手扶住面颊,露出了少有的温柔的笑容。

“安洁利卡前辈,虽然你少有的少女了一下,但是我真的是一点也不为你开心。”

“洁利卡,虽然你少有的少女了一下,但是我真的是一点也不为你开心。”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来,同步到二人的脸上都有些无奈与绯红…或许是因为夕阳的照射,或是手足无措的尴尬吧…二人转过脸来惊讶之余默契的相视一笑。

“好了,我不占用你们约会的时间了。”安洁利卡抱着双臂,缓步向宿舍楼的方向后退,“那么,祝愉快哦?”

“…切…这家伙。”库洛看着安洁利卡转过身后的背影渐行渐远,便也转向黎恩,将黎恩一路推向机车棚。

库洛发动机车后将黎恩扶上副座后看黎恩坐稳了便也跨上了机车驾驶座。

“那么,出发喽?后辈君。”

二人骑行的机车,穿过田碎,穿过林间小道,穿过了帝都厚厚的人群,在站前的喷泉前缓缓的减速。

“呐,后辈君~你可以先在这等我一下吗?我去那边车棚停车。”库洛稳稳的刹住了车,回头看了看身旁的黎恩。

黎恩点点头:“嗯,好的,那么麻烦库洛前辈了。”

黎恩跨下副座,乖巧的站在了路旁将垂在耳畔的发梢撩至耳后,对库洛示意性的微笑着:“那么注意安全哦。”

看到库洛的身影渐渐没于人群之中,黎恩便低下头,有点手足无措的环顾着四周,在寻找着可以打发时间的活动。

夜晚的帝都灯火通明,但现代化的导力车,电灯等,并未打扰这古典的夜景。投放着弱弱的光线的路灯虽有些昏暗,但是暖色调的光芒却可以驱赶黑暗带来的寒冷。

不远处有一盏坏掉的路灯,闪烁着,忽明忽暗,或许还伴随着嗞嗞声,只不过那声音被来往人群的喧闹所掩盖了。

一丛丛的人群从眼前恍过,如同没有声音,没有颜色的碟片。

黎恩在等待那个人给自己带来颜色。

但是许久了都没有,黎恩有些疲惫的坐在喷泉前的长椅上,他看了看远处钟楼的时间,七点半,库洛已经去了快半个小时了…不免有些担心漫上心头。

那他本来就是那种喜欢到处走走逛逛的性格…肯定会没事的。

黎恩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雕花指针在表盘上迅速的奔跑着,时间过的那么的快,但时间的流逝,却没有带来那人的踪影。

黎恩拿起ARCUS,播下了那个自己已经熟记于心的号码,传来的却只有连续不断的“嘟、嘟…”的提示音。尽管担心,黎恩也不愿走开,因为他害怕,正好与那人错过。



快要八点了…黎恩是在耐不住担心,想要起身寻找,却就在这时听见了无比熟悉的声音。

“后辈君~!”

黎恩迅速回过头来,想在温泉池的对面寻找那个呼喊自己的人,那个模糊的身影,黎恩只用一眼便可以锁定。

“当——当——当——”

八点整的钟声敲响了。

“哧——!”

绚丽的喷泉伴着着与钟声同时照亮的光芒一同飞向天空,在空中形成了如同莱诺花般的形状,而这朵硕大的“莱诺花”却不巧挡住了黎恩的视线。黎恩一直望向喷泉那边,并从侧面向喷泉池的对面小跑着,却没注意前方一个向他移动过来的身影。

沉闷的撞击声。

“啊…虽然知道黎恩见到本大爷我很激动,但也不至于这么热情吧。”

库洛低头看着正好撞在自己怀里的黎恩,讪笑着,而黎恩却抬起头,只是用很安心的眼神看着库洛,这种无害的眼神却让库洛有点手足无措。

“你这家伙…”库洛紧紧抱住怀中人,有些尴尬的为自己找着理由,“抱歉,这么晚才回来找你…刚刚遇到了一个麻烦的小孩子,扯着我的衣角对我大哭,让我帮她找找她的小猫…实在受不了了,本大爷又是那么帅气温柔的人,所以我勉为其难的帮助了她,然后…然后我就回来晚了……”

“噗嗤。”黎恩笑出声来,库洛有些无奈的将头转向一边:“你到底在笑什么啦。”

这本是玩笑的话语,黎恩却十分认真的回答道:“库洛虽然总是试图在我们面前摆出学长的姿态,但是其实很多时候库洛单纯的像小孩子一样呢。

“单纯的……像小孩子一样…吗…?”库洛的眸中映现着闪烁的灯火,这些明亮的光点却更加反差出这赤瞳的深邃。而至于他所问得问题,他相信,这是一个他自己都无法给自己答案的问题。

怨恨,喜欢,心安…多样的情感拖缀着他的心。

“库洛…?”思绪被温和的呼叫打断,库洛急忙转过头来,表示自己在聆听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嗯?怎么了,后辈君?”

“不…只是觉得刚刚的库洛似乎有些不对劲……”黎恩有些担心的扯了扯衣角。

“是啊,本大爷今天不对劲的帅!”库洛有些勉强的勾起嘴角,将垂在眼前的头发抹到别处。

黎恩看着库洛似乎并不愿开口,便通情达理的进行了让步,“那么库洛如果有心事一定要跟我说呢。”

“遵命!后辈君!”库洛摆出一个并不标准的军礼,响亮的回答着。

“嗯…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呢?”黎恩望向人事拥挤的街道。

“当然是去酒…”库洛脱口而出,但他瞥见了黎恩那副做好教育准备的表情,只好立刻改口,“酒、酒、酒店!”

库洛说出口后立刻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友人似乎并未发现什么,很认真的在考虑着,说道:“啊,我倒认为回到宿舍才不会让雪伦小姐担心呢。”

库洛有那么一会儿在为友人的天然呆而庆幸……

“库洛愿意陪我去玛德利公园坐一会儿吗?”黎恩若有所思的想着,“我也有一些想向库洛倾诉的事情呢。”

库洛干脆的回答着:“当然没问题了。”

只有二人的小路上,昏暗的夜风拂过脸旁,送来叶的清新,库洛偷偷的瞥了一下友人,看见友人微微勾起的嘴角,满足也滑过心间。

“啊,可以就坐在这里吗?”黎恩停在了长椅前,礼貌的转身询问库洛。

“当然可以的,不管怎样,后辈君开心就好哦。”库洛径直走到了黎恩身边,干脆利落的坐在了长椅较为中间的地方,然后装出无辜的样子:“诶呀~椅子好像不够长呢~后辈君只能挨着我坐了呢~”

“喂喂,库洛做的这么明显,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黎恩缓慢的走到库洛旁边,无奈的笑着坐下。

没有言语的二人显得有些尴尬,黎恩率先打破沉默。

“库洛有什么毕业后的目标嘛?”黎恩望着远处的夜空,小声的问道。

库洛似乎被戳中什么神经,脸上显露出一些悲伤与厌恶,但又以极快的速度淡去了,思考了一会儿后有些犹豫的开口:“嗯…曾经的心中有很鲜明的目标呢。但是遇到了一个朋友后,我觉得那个目标又有些模糊了。”

“哈哈,库洛也会有迷茫的时候啊,”黎恩开着玩笑,“不过既然有目标——那就努力让它实现吧。”

“可以吗,那样…真的好吗。”库洛似乎在问着自己,这个困扰着很久自己的问题。

“嗯!”黎恩夸张的点点头,双手握拳,“还有我也会和库洛一起,帮助库洛完成的理想的!”

“是吗。”

“我们,终究不会在一条道路上吧。”

“我们,终究会分开的呢。”

“我们,终究会处在不同的地方,守护着不同的东西吧。”

库洛轻声说着,黎恩却因为库洛如此正经的说出这种令人神伤的而感到难受,努力的辩解着:“不会的,库洛,不论怎样,库洛都是我敬重的前辈,重要的好友。即使不能同库洛走在一条道路上,即使和库洛身处异地,我也会为库洛祈福的。”

库洛有些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将视线一并转向星空,夜空中遍布着碎碎的星点,如同被打碎了的水晶一样灿烂耀眼,在青黑色的天幕上闪耀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远远的有流星划过天际,明灭可见,那就是它们所选择的道路,它们的轨迹。

“啊…真是受不了你了,如果这是后辈君的意愿,那么我也不知道如何阻止了呢…”库洛苦笑着说。

库洛若有所思的自嘲着:“但是啊,如果有一天你面前的家伙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混蛋,也请用你的双手,将我打醒吧。”

“库洛不会那样的…”黎恩轻声而确信的回答着,“库洛一定会明确,自己想要做的,和不希望做的, 一定会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的。”

“嗯哼,谢谢。”库洛恢复了平常开玩笑的嘴脸,站起身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希望吧。对了,后辈君,还有件事情呢……”

“嗯?”黎恩点头示意自己在聆听。

“如果我真的做下什么傻事,请一定要点醒我。”库洛用手微握成拳,放在双唇前,“不过黎恩可以放心,不论我怎么做啊,我都不会……”

“当——当——当——”

“伤害你啊。”

钟声又一次的敲响,这提醒黎恩要加快回去的准备,黎恩站起身看向广场,人群已经散去大半,于是回过头来:“库洛,我们要准备回去了。”

“嗯,好的。”库洛少有的没有耍赖的同意了。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黎恩想起来后,便询问着。

“没什么,这是学•长•我•的•秘•密•哦~☆”库洛内心有些酸楚的开着玩笑。


“唔,那就没事吧。我们一起去找机车吧?”

“好的,我亲爱的后辈君!”

钟声敲响后,一切所谓魔法的东西都会消失——这是童话中一个人们熟知的套路。但是此时的库洛也感受到了失去王子与魔法的失落,如同白驹过隙,愉快的夜晚度过的是如此的快速啊。

如此不情愿的将他送到VII班宿舍楼的入口处,想再看他一会儿…将车停稳:“呐,后辈君,赶快上去吧,晚上要早点休息哦~?”

“嗯,谢谢库洛,库洛也不要再为前途迷茫了,顺应自己所想的吧。”黎恩跨下车向库洛点点头后便推开宿舍楼的大门,但似乎又想到什么,便转过身来,“今天和库洛一起很开心哦,下次也请一定要约我一起出去‘兜风’哦。”

“噗嗤。”库洛捂住嘴笑着,“没想到黎恩也有这种小孩子气的一面啊。好啦好啦,答应你就是了,真是爱撒娇的家伙啊。快回去吧,别着凉了,晚安。”

“嗯,晚安,库洛。”

库洛看着黎恩进入宿舍楼,在楼梯上的脚步渐渐消失后便调转车头,将车推向车棚。

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呢。究竟该怎样选择,究竟该如何梳理自己的感情呢。

“库洛也不要再为前途迷茫了,顺应自己所想的吧。”

哈,后辈君真是单纯啊,有些时候,自己所想的被裹在了思绪、使命与感情里,自己也看不清呢。不过还有半年时间呢,就看看这个家伙能不能改变我的观点呢?不过啊,不论怎样,我都不会伤害他,也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至于为什么这样……这是学长的职责吗,不是。只是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真的是出奇的快乐呢,还有…在那个家伙身上看见了以前的那个单纯、追随目标的自己吧。

不过也不同呢,至少所背负的责任就是相对的呢。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呀嘞呀嘞~一不小心就这么晚了,看来也不能偷偷溜去酒吧了呢。”

库洛这么轻身说着,自嘲的笑了笑。

星空环绕在头顶,远处东方的灯光照耀的天际如同黎明。在这片莱诺花开的大地上,每个人将会踏出他自己的道路,有些人的道路会交叠在一起后渐渐又分岔开,而有些人的道路却在另一个人的道路上停止了,这反倒可能是永恒的守护在一起的标志呢。



夜晚的风吹动,远处的钟楼低鸣着。这段有着友人陪伴的道路的会是那般的难忘。

呐,说起来,你的道路又是怎样的呢?

评论(4)
热度(19)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