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闪之轨迹][库里/里库]空赐予的温暖

•第一视角为一名职业修女,工作于离库洛所在墓地不远处的教堂。


——————————————————
“库洛,你知道吗?”

那个深色发鬓的少年又来了啊。

“大家都找到自己的目标了,所以VII班解散了呢…哈…我又回到一个人了吧。”

他仍然穿着和上次一样的红色制服脸上带着一样的…有些勉强的笑容。

“不过我遇见了一个和库洛性格很像的学弟呢。”

他站在那个墓碑前小声说着什么,就像恋人间的私语,让人看了也会认为墓中那个人生前定是少年无法割舍的好友,或是几近百年相守的恋人。

“看见他的笑容我也会感到欣喜呢。”

少年喜欢带一束莱诺花放在那个墓碑前。

“当然我不会弄混库洛和学弟的…学弟永远无法代替库洛前辈在我心中的位置呢。因为你就是你啊…”

那个墓碑似乎是崭新的,上面逝者的名字用花式英文雕刻的十分清晰。

“Crow Armbrust.”



教堂前方的祭坛,是阳光最为眷顾的地方。阳光穿过色彩斑斓的玻璃,在阴冷的长椅上投下那么温暖的光泽。少年站在阳光所不能普照到的地方,望着那盛满阳光的玻璃,看了许久。

我有些好奇便上前询问道:“迷途的客人,你需要引路人为你带领寻找空之女神身影的道路吗?”

他似乎被我突然的招呼吓到,想必之前是在想着什么吧。猛地回过头来露出同他外貌相符的,青涩的笑容:“啊…不、不用了…我其实是来……”他将视线转向一边似乎在因为什么事情而心痛着。

“嗯?”

“啊,没什么,抱歉。刚刚自顾自的想了些事情……不过为那个家伙在那边的生活祈祷一下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呢。”他微笑着,很灿烂的,如同他心中晶莹的心事一样。

由于时光的流逝太阳在空中挪步着,我注意到这时的阳光正好映在他的脸上,好像他在散发着光彩。

“好的,请问怎么称呼?”

“黎恩,黎恩•舒华泽。”

走到祭台前方的他虔诚的低下头,在认真的祷告着,我坐在一旁默默注视着这个少年。他身上的制服还有些折痕,看来是并不经常穿却又保存的十分完好。

他认真的祷告着,嘴中小声吟诵着,就像一个纯净的孩子。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用深邃的浅紫色眸子注视着我带着别样的欣喜的微笑:“这样就没问题了,麻烦空之女神监督一下那个麻烦的家伙也是很对不起空之女神呢…”

“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他你的想法呢?”问完之后我便有些后悔了,他刚刚的笑容瞬间僵住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后用不自然的勾起的嘴角回答着。

“大概是因为已经管不上吧。”

悲伤化在了他的眉宇间。

我已经看过了太多这种表情。死去丈夫的妻子会用这种表情安慰自己的孩子,失去恋人的少女会用这种表情告诉自己的朋友自己很好,无助孤单的孩子会用这种表情鼓励镜子里的自己,同样的,这种充满欺骗的表情,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应该已经猜到了呢。

在我想要开口时却发现一双半透明的黑色手套捂在我的面上,但是或许由于这双手的主人是为死者的原因他是无法触碰人体的。

我便安静的坐在长椅上,而名为黎恩的少年也坐在了我身边,坐在黎恩另一边的,便是那个戴着黑色手套的亡者,一头银发被阳光穿透反而显得更近熠熠生辉,勾勒出他浅浅的身影,脸上戴着苦笑凝视着黎恩,温柔的眼神似乎要将一切融化,却又含满了苦涩,他将视线转向我,向我说了些什么,虽然无法听清他的话语,却可以从他的嘴形辨认出来。

「那个…希望你可以听他倾诉一下好吗?」

修女的职责就是净化迷途之人迷茫的心啊。

我便坐在长椅上等待着黎恩的发话。

“那个,请问修女小姐有时间听我讲一个故事吗…或许要的时间有些长……”

“乐意至极。”

他深呼吸一口气,便开始讲述他心间悲伤的故事:“从前,有一个不靠谱的学长,他还找他的学弟借五十米拉,有很久都没有还…但是那个学长人很好……”

我不记得他大概讲述了多久,但是那边那个半透明的少年一直用一种极其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我猜想,他或许就是最后为了朋友而逝去的库洛先生?不过因为黎恩不是神职人员,无法看见他,真是惋惜呢。

不过对于这一点,库洛似乎已经面对这个现实很久了,也许之前他尝试过许多但是都未能引起黎恩的注意吧。

黎恩叹着气,缓缓吐出故事的结束语:“如果他在那边也可以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如果他开心的话我也会很欣慰呢。”

“不过那个笨蛋会照顾自己吗…又赌钱将自己赌的身无分文了。”黎恩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库洛在一旁也笑了起来:「你这家伙,自从你上次在我那个'家'前嘱咐我了我就很少去赌钱了哦。」

“但是他手艺很不错,即使没有钱去餐馆吃饭也可以自己做着吃呢。”黎恩的脸上被阳光勾勒出了一片片的欣慰。

「那是当然了!本大爷的手艺可好了!」库洛用手敲了敲黎恩的脑袋,虽然从黎恩的头上穿透了过去,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笑容。

黎恩抬起头再一次望向了彩色玻璃,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不过还是很想再一次见到他啊,哪怕我们什么都不说,可以一直坐在同一个长椅上一同看风景也好啊……”

「切,本大爷一直都在这里啊。」库洛把头扭到一边,流露出不服气的神色,「只是你从来没有看见过而已。」

虽然库洛他是这么说的,但是还是伸手试图去触碰黎恩的头发,在上面悬空着摸了摸。

「我一直都在啊,我一直都陪着你在啊,你这个爱撒娇的家伙,不陪着你你说不定又觉得孤独呢。」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一个旁观者,作为一个看尽各种悲伤的人,我却感到了鼻酸,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抽泣起来。

“修女小姐?”他们同时用有些惊讶的目光看向我。

“黎恩先生…请不要放弃…你所眷恋之人一定在运用他自己的方式陪在你的身边的…”我擦去盛在眼眶中的泪水,将视线转向了库洛。

库洛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向我点了点头。

我们一同诉说。

「呐,黎恩。」
 “呐,黎恩。”

「无论发生你要继续向前走啊。」
“无论发生你要继续向前走啊。”

「做只有你办得到的事!」
“做只有你办得到的事!”

“然后也请多来看看吧。在这里你会实现你所愿的。”对于我这私自加上的一句,库洛似乎不太满意:「这样会耽误他的时间的…」

而我只是看着他们二人静静的等待着黎恩的回答。

“好的!”黎恩爽快的答应了。

这让库洛有些惊讶,但是还是带着无奈的语气说:「还是这么爱撒娇啊你……」

“不过,修女小姐。这里还有什么其他人么?”黎恩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但是又不确定的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想?”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他,在他身边的已经不再是一个彻底的“人”了…但是他却又保持着最初的,对黎恩的思念,或许正因这执念,他才会成为四处游荡的灵魂吧。

黎恩调整了一下坐姿,小声地说:“嗯…因为我一直觉得库洛还会在我身边,特别是每次来到教堂后更会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果然因为教堂有空之女神慈善的灵场么。

“不过应该是错觉啦,”他尴尬的冲我笑了笑,“这么大了还相信那种传说…自己都觉得好笑。”

「……」库洛似乎对黎恩的这番自嘲有些不满,愤怒的用拳头捶向他身边的墙壁。

“黎恩…你知道吗?只有生前有执念意愿未完成的人,才会化为人们所看不见的灵魂。”我试图向黎恩解释着,“而库洛先生也是如此。他一直在你身边…但因为你不是神职人员…没办法看见他。”

“诶,库洛现在也在这里吗?”黎恩表现的十分惊讶,显然,自己一直自私的希望着的东西实现了不免得会让他有些兴奋。

“是的。”

黎恩迅速站起身来,认真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袖口,校徽,走到了长椅前转过身来,做了几个深呼气。

“库洛,抱歉…我没办法看见你,但是我一直相信库洛在我身边,因为我觉得库洛不会这么离开VII班的。”

“但是你这样跟着我真是让我有点难办呢…自己出丑的样子都被你看见了…真是狡猾,我也想看看库洛啊。”

“不过如果一直这样会让你开心的话就请一直陪着我吧,和库洛一起的每一天也让我感觉十分开心。”

说完这么多之后,黎恩将握拳的手伸到了他眼中的空椅子前。

「啧,你这家伙…真是受不了你了。」

库洛虽然这么说还是很配合的伸出手握拳,和黎恩轻轻碰撞了一下。

这次居然没有穿透…

二人明显也被吓到了。

作为神职人员的我也不知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只能说双方执念太为强烈再加上教堂的特殊灵场带来的效果吧……

“库洛?真的是库洛!”黎恩像孩子一样激动的踱步,并且向我展示他刚刚碰到了库洛…莫名的感到心酸啊……

「你这个家伙…」库洛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黎恩的头,而黎恩霎时间便愣住了,眼睛中漫上了泪水,紧紧和身体前方的“空气”相拥。

正午的阳光勾勒出了库洛的身影,黎恩似乎也发现了但是却并没说什么而是静静的深拥着他。

他们之间没有话语,也不再需要话语了。

这便是空之女神赐予人类的那种名为『爱』的感情吧。

温暖的情感,融化在了阳光里,普照在迷途的人身上…有了这种感情,就已经不在迷途了。

评论
热度(24)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