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碧之轨迹][兰罗]星夜酒杯

·兰罗cp




·可能会OOC




·最后什么意思我才不明白:Dx


—————————————————————————


星空的绚烂装到酒杯里会怎样呢?

热情和温柔相容也会酿出芳香的美酒吗?

“罗伊德……琪雅饿了……”被子里的绿发少女有些犹豫的小声说道。


“琪雅乖,才刷了牙不可以吃东西的。”栗发的青年表情认真的叠着手中的衣服,回答着。过了一会儿,名叫琪雅的女孩又开口道:“罗伊德,过了一会儿了,不是才刷牙了~可以给琪雅做吃的了吗?”

“诶诶,好、好吧……”罗伊德显得有些勉强,但也扛不住可爱的女儿的撒娇, 只好答应下来,“不过下次琪雅晚餐要多吃点哦,睡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的。”


“嗯~”

罗伊德只好穿着衬衣走下楼到厨房准备夜宵所需的材料,却在跨进厨房的前一秒感受到了由门口吹来的克洛斯贝尔凉飕飕的空气。

“哟,罗伊德还不睡吗?准备在深夜的大厅里寻找睡不着的少女吗?”青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罗伊德,把带着酒味的风衣套在了罗伊德身上,“抱歉啊,让你遇见哥哥我,不过如果不介意我倒是可以陪你再去遍酒吧呢,嗯?”

“可以碰见兰迪的话,比碰见任何人都更让我开心呢。”罗伊德扯了扯明显大了一圈的风衣说:“我可不喜欢像兰迪一样总在酒吧里,酒精摄入过量据说会麻痹大脑呢。”

“是,是……”兰迪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既在感叹罗伊德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羞耻的话,又在为罗伊德那发自内心的话感到些许欣喜,“那么罗伊德大晚上的下来是干嘛呢?”


“琪雅饿了,让我给她做点夜宵。“罗伊德抬起头,用深琥珀色的瞳注视着兰迪。


“这样啊,那你先去陪陪阿琪吧,做饭的话交给我就好了。“兰迪被罗伊德注视的有些手足无措,转身便向准备抬脚跨进厨房,感觉有什么力量正拉扯着自己的衣角:“兰迪也要注意保暖。”


回过头来的兰迪视线被罗伊德举高高的风衣挡住了视线而无法看见罗伊德的脸庞。“没事没事,这种程度我在战场上那么多年,饿过冻过,这样的温度不算什么。”虽然兰迪是真么说,但是还是乖乖的让罗伊德把风衣给自己披上,穿好。“兰迪就算身体好也要注意不要感冒呢,如果兰迪感冒了我也会很难受的。”已经习惯了对方天然的兰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感谢还是调侃,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等着这个比自己还小的青年如同母亲般细心温柔的帮自己把扣子一个个扣上,整理好衣领。


啊,有这样的搭档真好呢。


兰迪这么想着,而正在去琪雅房间的走廊上的罗伊德也有着相同的想法,推开门后看见半藏在被子里的绿色发梢,“琪雅已经睡着了吗,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呢。”看着床上少女熟睡着的眼脸,小声嘀咕着,心中不由多了一份安心,在许久以前,受到了兰迪和瓦吉的帮助,罗伊德才得以将这个少女从腐朽的公寓拍卖场中救出……那个时候大家都彼此不了解,现在已经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了……


“罗伊德?”


门外的话语声打断了罗伊德的思绪。罗伊德推开门:“嘘——琪雅睡着了。”


“你也真是的,不早说。“兰迪尴尬的端着两大碗热气腾腾的面,”这么多面你一个人吃的完吗?要不你到我房间,我们边聊边吃?”


“可以的话,那就打扰了。”罗伊德从琪雅房间的椅背上轻手轻脚的拿起自己的外套后,便走出门来。


“呵,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碧蓝色的眼睑,载满了笑意。


走进那个暖色调的屋子,东西杂乱的堆放着,罗伊德必须时刻注意脚下,避免一不小心踩脏了兰迪乱丢在地上的写真。这样杂乱的房间就像当年的大哥一样,最后留着让塞西尔姐姐来整理,而大哥则在旁边坐着,一边道歉,一边笨手笨脚的帮忙,这么一想真是怀念呢……


“啊,我的房间比较乱……随便坐啊。”兰迪坐在了堆放着扑克的桌边那个被衣服杂志覆盖着的沙发上。


“没关系。”罗伊德跟着坐在了兰迪边,从扑克牌堆中扒出一片空位,让两个碗放了下来。“不过我也真佩服兰迪端着两个碗还可以健步如飞的穿行在地上的杂志间。”罗伊德有些无奈的看着兰迪,而兰迪只好挠挠头尴尬的笑着:“哥哥我可是常年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练出神走位的男人。”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房间很有兰迪的风格呢。”罗伊德环顾着周围说道。


“诶?”



“配色和装饰都让人感觉很暖和,很热情,像兰迪给人的感觉一样。”罗伊德转过头来对着兰迪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什么嘛……很暖和……很热情的……明明是罗伊德你吧……兰迪这么想着,是啊…半年前的你也是这样,带着温柔的微笑,来解救那时因为自弃而“离家出走”的我的……




「不过,就算别人无法原谅兰迪……就算兰迪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我们也会原谅兰迪的。」


「我们既不生活在过去,也没有生活在未知的未来。我们只能活在今天,只能把握住眼前的一瞬间。而如今的一瞬间,我们大家共处在同一场所,如果这个事实能让你感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开心……就请像我们接受你一样接受我们吧。」



「……啧………今后或许还会像这次一样狼狈,给你们添各种麻烦……」

「即使如此也没问题吗?」


「嗯……!!」


兰迪有些怀念当时的场景,又害怕如果再一次经历那种事,在那把“赤颅”的碾压下,如果没有罗伊德,没有阿媞,没有大小姐,没有大家……兰迪望向了罗伊德,不,不会的。罗伊德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

而且现在的我们既不生活在过去,也没有生活在未知的未来。我们只能活在今天,只能把握住眼前的一瞬间。


“兰迪?”被对方的声音唤醒会现实世界,迅速的将拉扯的思绪整理清楚后,兰迪迅速的回过头来,“嗯?怎么啦?罗伊德?”

“没有,”罗伊德目不转精的看着兰迪,“兰迪刚刚又在想写真集的事情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兰迪一头雾水的望着罗伊德。


“因为兰迪满脸幸福的神情,”罗伊德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的温柔,“我还以为兰迪在想十分喜欢的东西呢。”

“罗伊德猜对了呢,确实……是十分喜欢的人。“


“啊……那么兰迪的隐私我就不多追问了,”罗伊德望着兰迪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却在兰迪发现前迅速换回了之前温柔的笑容,“那么兰迪,面也应该凉的差不多了,我们趁热吃吧。”兰迪看着还散发着雾水的面,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便站起身来,转过身从那个破旧床头柜的大批量瓶瓶罐罐中挑选出了一瓶包装精美的酒瓶。


“既然有哥哥我亲自动手的下酒菜,怎么可以没有美酒呢?”兰迪重重的坐回了沙发,将酒瓶塞在了罗伊德手上,“怎么样?要试一下嘛?”


罗伊德笑着摇摇头,却在堆满扑克牌的矮桌的边缘找到了开瓶器,“嘭”瓶盖掉在了软绵绵的深红色地毯上,发出低沉的声音,罗伊德弯腰捡起瓶盖的同时将酒瓶递给了兰迪,当他起身时自己的那个玻璃质地杯子中也被对方强制灌上了金色半透明的液体,这似乎挑起了他长长回忆河流中的波涛。


“兰迪?”他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节的青年,对方听到自己呼出的名字便转过头来,有些疲惫的脸上宣上了温和的笑容,“我在的,罗伊德。”

“兰迪,还记得我们在梅尔卡瓦上的约定吗?”罗伊德轻轻摇晃着杯中的酒精混合物,扑鼻的酒香在他脑内沁开,这么名贵质地的酒不知道是兰迪节省多久的真集合订本的钱买下来的呢?而此时的兰迪拍了拍罗伊德的肩:“哈哈,跟哥哥我想到一块去了呢。之前看到酒吧在举办庆祝,明明是展品的酒被我脑一热就买下来了。”兰迪笑着挠挠头,“诶呀,当时还后悔买这种东西干嘛,现在一想还真是买对了。”


见罗伊德有些似懂非懂的望着自己便说:“当时的我找不到适合陪酒的人啊。”


 “这种方面也有很重要的讲究吗?”作为搜查官的罗伊德对酒类并不是非常的了解,从小到大对酒的影响大多是在大哥和亚里欧斯先生少有的聚会上,或是在职场需要时的特殊场合才回去沾。


而自从遇见身边人后,自己被各种理由拉去酒吧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尽管自己去的次数较多,但大多时间都花在了推脱“漂亮的大姐姐”“友善”的委托上。


“是啊,最好的东西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分享,”被搭档的声音拉回现实的罗伊德认真的注视着兰迪的双眼。“现在哥哥我觉得,最重要的人我已经找到了。”


无言的相视一笑后敬干了这杯酒。

“很棒的酒呢。”


“诶?罗伊德不会觉得辣么?”


“虽然是有点,但是这是兰迪所喜爱的东西,只要想到这个就不觉得辣了,”罗伊德一本正经的说着,“我以后也会和兰迪一起,经历兰迪的幸福,痛苦,快乐,要永远和兰迪在一起。”

对对方这种一脸严肃的说话方式早已习惯的自己不知为何也有些不适,也不知用何种语言表达自己此时的感谢,只好将对方紧紧抱住,轻吻额头。

 “谢谢你,罗伊德。”

“诶……不,不用。”明明一向坦率的罗伊德,此时也能感受到他的面部急剧的升温。

今天罗伊德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兰迪在心中默念着。


“那我们继续吃面吧…”罗伊德似乎很冷静,正在迅速调节着自己面颊的温度,而此时的兰迪却为刚刚做的事又欣慰又后悔…

——一个182cm的大男人从SSS大楼背着负枪斧枪包里装着回复药料理闪光弹家具徒步跑遍克洛斯贝尔州都不喘气照常接任务的家伙,因为刚刚的事情,心脏原本的跳动被打乱了。

二人无言的挑着面,清亮的汤水可以映出绯红的面色,兰迪扭头看着搭档脸红着吹着汤面却有些不敢咬下口,噗嗤的笑出声来。

“是因为你不喜欢吃辣的所以专门做的清汤面哦。”

罗伊德透过雾水看着对方有些模糊的脸庞,勾起嘴角:“谢谢。”

不久后二人便吃撑的靠在沙发椅背上,罗伊德转过头来略带无奈的盯着兰迪:“兰迪…就算琪雅没睡着我相信她和我一起也吃不了这么多。”

兰迪笑着挠了挠头:“啊哈哈,这是个意外……话说罗伊德?”

“嗯?”


“那瓶酒怎么办?”


二人的视线立刻聚焦到那个精致的酒瓶上,兰迪担心着储存问题,这时的罗伊德抬起握紧的右手,展开后手掌中躺着一个漂亮的瓶塞。 

“哈哈,哥哥我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兰迪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随后便接过罗伊德手中那个原本掉在地上的瓶塞,塞了进去,但也小声的自言自语着:“这样保存是不是不太密封呢。” 


 “让我试试吧。”罗伊德接过酒瓶,从兰迪堆满杂物的桌子上找了一片金色的锡纸——那是之前支援科给女同事发巧克力时兰迪厚着脸皮从女生们那边“抢”来的。赛到口里的巧克力早就已经吞下肚子不知去哪了,只剩下桌上几张带着巧克力香味的锡纸。


罗伊德用锡纸裹住瓶口,又拿了一根兰迪已经磨得有些掉色的发带,不一会就在瓶口绑出了一朵金色的小花,既美观,又保障了瓶子的密封。

而一边的兰迪只是一直十分认真地看着搭档的每一个动作,即使对方的手指被T型棍磨得生了不少茧,摸起来有些硬与粗糙,但是却也给人一种可靠地感觉,并且,这并不妨碍罗伊德的心灵手巧。 

认真检查过包扎口后,搭档微笑着将酒瓶递给自己,灿烂的笑容如同初恋的少年给自己喜欢的人献上自己所采摘的最美丽的花朵。

但是……比起花朵……少年的恋人最喜欢的一定是少年吧……

情不自禁的再次将对方拥入怀抱。

而对方则像小动物一样乖乖的让自己抱着,暖暖的,软软的,发丝间还有着青年人所有的味道,这种温馨的感觉像蚂蚁一样吞噬着兰迪。

以前追求自由的自己为何安定下来了…以前喜欢刺激的刺激为何沉浸在这种温馨中…

即使不知道又何妨呢?


“呐,罗伊德,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诶?”


“所以……请让我…多抱紧你一会儿吧。” 


“嗯……我会一直在兰迪身边的…我也喜欢兰迪呢。”


紧贴着的拥抱,让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心跳,那温柔的声音,是我一直想要触及的…而现在,能够感受到,也是同预想中的一样,让我安心,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你在我最黑暗的时候拯救了我,谢谢你,我的罗伊德…… 


所谓美酒,时间越久越醇厚。


“呐,罗伊德,现在来品尝一下我们的酒怎么样?”

评论(7)
热度(19)

© 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