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系列/古剑/琅琊榜 严重手癌晚期x微博:@ElkLabirinto

[碧之轨迹][瓦吉诺埃尔]光

•新年贺文

•瓦吉x诺埃尔

•或许OOCqwq求包容x顺便食用愉快w

————————————————————————————

“呐呐,姐姐总是要么在部队要么在家里,一点都不像女孩子呢!到了新年要好好的打扮一下哦~”双马尾的少女拉扯着身后面孔相似的少女,而对方则露出稍有些不耐烦的神情。“弗兰…我是军官每天上班要穿制服的…”即使这么说却也不时扭头窥望着柜台中一件件时尚的服装,“这些裙子好看买回家也不实用啊……”

“别每天工作工作的啦!姐姐好歹也是女孩子啊!”前面的弗兰自顾自的大踏步前进,不时停下来看看橱窗中模特身上的服装,终于在一家外表并不花哨看起来还有些温馨的小店门口停下脚步,“喏!姐姐你快看!那件衬衣上面还有小熊,是不是很可爱?”弗兰转过身向着已经“掉队”老远的诺埃尔挥动着双手,而对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小跑过来,半弯着腰向橱窗内看去“的确很不错呢,不过这种可爱风更适合弗兰吧…”

“姐姐也是女孩子,也要可爱起来啦!”说着弗兰推着诺埃尔,闯进了店内,只留下门上风铃叮叮当当的作响。

金色的阳光透过晶莹的玻璃打在诺埃尔披肩的发上,反射出暖融融的光芒,半透明的衬衫勾勒出少女隐藏很久的身材,而腰间的小熊正与少女粉棕色的秀发相衬。

诺埃尔微红着面颊无奈地望着弗兰“我都说过不合适啦!”“怎么会啦,不信姐姐问问瓦吉先生啊?”诺埃尔惊恐的摇着头:“不不不!千万别……”“我觉得还行吧……”身后回荡着清脆的少年音,“不是…主要是……瓦吉?!”名为瓦吉的少年看见诺埃尔面目狰狞的转过身看着瓦吉,便将眼睛像猫一样好看的眯在了一起:“在的。”金色的眼眸如同阳光一般,整个,整个的倾注在自己身上,照着诺埃尔的面颊不由得发烫。“我、我还是换下来好了…”诺埃尔急急忙忙的走向更衣室“唰啦”一声把门帘拉上,或许没有听见瓦吉的那句少有的夸奖。


“很漂亮呢~”

诺埃尔将衣服递给售货小姐看着她小心翼翼用漂亮的玻璃纸将衣服包装起来再递给自己,售货小姐歪头一笑“小姐的男朋友超级帅呢~”

“Thanks~”瓦吉转过头来,浅浅一笑。“呜哇…?!”售货小姐忍不住惊呼出来了,而诺埃尔只是看了一样这样的场面后推门而出,小声的扔下一句话, “那种人…才不会是我的男朋友……”

“啊啊~姐姐~!唔,又一个人走那么快!”弗兰立刻小跑跟上了姐姐的步伐。

而瓦吉则在与售货小姐不久的交流后也推门而出,被框在了门外强壮的少年的身影里。“呐…瓦吉…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啊……”瓦吉出门便被名为瓦鲁多的筋肉少年拦住了。“因为我不像瓦鲁多一样只对像我一样的男孩子感兴趣啊~是不是那种原因呢~?”瓦吉依旧笑着回答到,让瓦鲁多无意的低头看了看,又立刻明白过来,抡起拳头对着瓦吉挥舞着,“瓦、瓦吉你这小子什么意思!”“哈哈哈,还能有什么意思呢?”瓦吉灵巧的躲过瓦鲁多的拳击,站在一旁叉着腰看着,等待着瓦鲁多下一波攻击,如同公狮陪同幼狮的玩耍一般。

“瓦吉先生和瓦鲁多先生的感情还和以前一样好呢。”诺埃尔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些许无奈。“欸——姐姐吃醋了吗?”弗兰欠身贴近了自家姐姐。这句话不知是因戳中了内心还是引得少女羞涩,诺埃尔脸红着吼出来:“怎么会!我哪会因为一个男人吃醋啦!”

“诶——”

“姐、姐姐……?!”
“啊啦啊啦…”

“啊…诶…唔啊?!”诺埃尔看着众人的反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就算换成女人我也不会吃醋的!我才不会喜欢这种家伙的!”

看着诺埃尔手忙脚乱脸红扑扑的样子瓦鲁多小声嘀咕着:“瓦吉这种家伙也是蛮有福气的,这个小姑娘挺可爱的…”

“即使姐姐喜欢瓦吉先生,弗兰也不会把姐姐让给瓦吉先生的!”弗兰则满面认真的对瓦吉下战书。
“喂喂你们听人说话啊!”诺埃尔脸红着大叫着。
大家调戏完诺埃尔后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聊天。

“呐,说起来既然是新年,我们一起去教堂祈愿吧?”弗兰突然带着童真的表情抬起头,“向空之女神祈祷新的一年还可以和姐姐在一起!”

“哼哼,好像是很不错的决定呢。”瓦鲁多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瓦吉则抬起左手懒散的卷弄着自己的鬓角,“虽然并不想看见那个严肃又烦人的教区长,但是你们想去的话和你们一起去看看应该也没问题呢。”

大家谈笑着来到了教会,瓦吉则懒散的坐在了有些历经年岁的长椅上,发出了瓦吉意料之中的“嘎吱——”的声响。他将自己的目光毫不吝啬的打向彩窗外的世界,少年白俊的面庞被宣成彩色,金色的眸中如同生了锦鲤,在深沉的瞳中浮动着,只可惜外面并没有他所想要的,名为新奇的东西。

失落的回过神时身旁已坐下了一个注视着自己的少女。

“哟,诺埃尔?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祈祷呢?”瓦吉将身转向了诺埃尔,诺埃尔则将头偏向了教主所在的前方,“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尊敬吧,但 是我希望我能够不受空之女神的偏袒,用自己的力量实现我所希望的目标。”

少女的脸上似乎带着像那次抓捕自己时的倔强和歉意。

“这样啊…”瓦吉打量着诺埃尔便开口道,“那可爱的小姐愿意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吗?”

“如果瓦吉先生不用那种奇怪的称呼的话我想我很乐意呢。”诺埃尔尴尬地笑着推了推自己的朋克帽后便率先站起身来,向教堂的门口投去同孩子般期盼的目光。瓦吉也缓慢的站起身来,走向门口,诺埃尔紧紧地跟着。

或许因为空之女神并不迎新年,所以这个黄昏和以往一样平静,如同铺上了东街那种东方传统的金黄色,被城市遮挡的落阳洒下余光,有些刺眼吧,诺埃尔这样想着,并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特意放慢了步伐的瓦吉,太阳耀眼的…就像身边的人一样,但是相比起来,这个人更加像月亮,神秘,冷淡,却又是十分的迷人。

“啊,诺埃尔,你放过烟花吗?”前面的瓦吉突然停下脚步,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是卖风筝的库隆克先生,他似乎是从东方旅行后带回来了不少东方的特产。

“虽然住在东街但是我是一直看着别的小孩子玩的呢,”诺埃尔整理着脑内童年的画面,“瓦吉先生想试试吗?”

“哈哈,我倒是随便啦倒是诺埃尔呢。”瓦吉回过头来,依旧眯着眼笑着。 “那么,试试吧?上次弗兰约我的时候我正好要和罗伊德先生一起出外调查D∴G教团去了,正好错过了呢。”诺埃尔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这么大了还玩这种小孩子的东西有些丢脸呢……

二人走到库隆克面前,诺埃尔略带羞涩道了新年好后便开始支支吾吾的忸怩烟花的事了。瓦吉很快就明白了诺埃尔的反应,边开口道:“您好,我们买10支礼花。”看见来救场的瓦吉诺埃尔不经舒了一口气,谈笑着接过了库隆克递来的绑好的礼花。

“不过没想到你们两个会走到一起呢,还约着出来放礼花。”

这是库隆克告别前说出的,而瓦吉此时则很顺口的接道:“是吧?我也没想到呢~”

“诶,瓦、瓦吉先生?!”

诺埃尔有些手足无措的跟在瓦吉身后。“你别想多啦,”瓦吉转过身来,倒退着行走,接着说道,“我只是很喜欢你现在这幅脸红的样子而已。”

“我、我才没有想多!”诺埃尔有些气愤的辩解着,却又带有一些失落。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港湾区,也许因为冬天的原因,天幕被早早的染成了灰黑色,也正好给二人创造了放烟火的条件。水面上旋起的风撩起诺埃尔的秀发,明明并不寒冷,拂在诺埃尔温度还未退去的面颊上还有几丝来自湖水的冰凉。

“要不坐在那放吧?”虽然是征求意见的语气,但是瓦吉及其坚定的步伐迈 向了长椅,诺埃尔只好带着无奈的紧随其后。

“啊——累死了。”瓦吉及其沉重的坐在了长椅上。“喂喂,”诺埃尔忍不住吐槽道,“明明并没有走多久的……而且瓦吉先你刚刚……”

“哧……”烟花燃烧的声音立刻吸引了诺埃尔的注意。

“给。”瓦吉将剩余的礼花递给了诺埃尔,并用打火机点燃了其中一支。

“即使瓦吉先生现在态度很好我也不能原谅刚刚的玩笑呢…”诺埃尔此时尽管是像猫咪寻找狗尾草一样的表情盯着燃烧的礼花,却也不饶人的挑着瓦吉的错。

“你要知道平常有人在支支吾吾的时候我可是会在他旁边看笑话的哟。而且再说啦…”

“好的谢谢瓦吉先生!”诺埃尔有些不服却干脆利落的打断了瓦吉的话,或者说如瓦吉所愿的在话语的停留处开了口。

也许因为寒冷,两人的身影贴的很近,望着手中一点点燃烧的火光,少女无意中抬起头,看见少年的面庞,在火光的映照下仿佛升上来两片夕阳时的云朵,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目光,抬起头来对自己露出少有的温柔的笑容。而羞涩又无措的自己之后回报相同的微笑。

“诺埃尔,很喜欢哦。”瓦吉小声的嘀咕着。

“诶诶?瓦吉先生你说什么?”诺埃尔为刚才隐隐约约感到不可思议,或者说惊喜。

“我…很喜欢礼花的火光呢。”瓦吉的眼中拂过一丝惊讶,又很快的改口。

随风飘零的细碎火花带走了美好夜晚的时光年华,当礼花燃烧殆尽,茶也会落下帷幕。

“姐姐!什么都不说就跑开了。”

远处两个小跑过来的身影让长椅上的二人有些手足无措。

“今天很开心呢…谢谢瓦吉先生。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吧。”诺埃尔被弗兰扯着一路向前却又不时回过头来向瓦吉道别。

“姐姐真是的!抛下弗兰福利和瓦吉先生约会!真是过分呢!”
“都说过没有啦!”

瓦吉双手抱胸的看着这对姐妹吵闹着向东街走去,“真是有趣的女孩子呢。”
一旁的瓦鲁多插嘴道:“是啊,把瓦吉从众人眼中拐走了。”

“哈哈,瓦鲁多吃醋了吗?”瓦吉开着玩笑,“哟,远方有人放烟花呢。”
瓦鲁多顺着瓦吉的目光望去,一朵一朵的火花在夜空中闪耀着,“哼,是啊。新年快乐,瓦吉。”
“新年快乐,瓦鲁多居然也开始细心了?”
“什么意思啊,你小子……”
“哈哈哈……”


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花火的绽放与消逝只是一瞬,但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也许也只是一瞬。那让你有些怀疑却又倍感温暖的瞬间,就在这有些寒冷的夜晚,绽放了。


————————————END——————————————

谢谢观看w

评论
热度(9)

© Elk | Powered by LOFTER